台服

尼祿祭結束

總共掉了四張禮裝
兩張是阿周娜(迦爾納?)給的
兩張是金閃閃給的

箱子還沒抽所以我目前也不知道這次到底刷了多少
6x個蘋果吃到還有1x個
原本打算吃光的說

下午的萬聖節up除了c狐我都有
大概只會抽個2抽意思意思
然後再在豔后池抽幹
黑貞池大概也會丟個幾抽

台服

尼祿祭進行式

因為刷到累了
於是無聊看看我每個職階有那些沒有的

職階/(無/有數量)/想要的
saber 9/18 小莫,高文
lancer 6/17 槍清姬
archer 6/18 金閃閃
rider 7/17 泳裝小莫 拉二 馬爾大
caster 9/24 伊莉雅 泳裝瑪莉 尼托
assassin 2/18
berserker 6/18 南丁格爾
特殊職階 3/7 天草 伯爵

這樣看起來我和assassin超有緣的
除了大姐和殺呆毛都有
雖然(應該)沒多久就會實裝(台)埃及豔后了
不過我本來就想要它於是(ry

然後最無緣的就是阿爾托莉亞系列
除了活動送的一個都沒有
不過我本來就沒特別喜歡所以沒差就是



台服

尼祿季進行式


一個心血來潮讓同事抽了一抽

沒想到一點就冒出金光




圖片發不出來

換個方式

台服

尼祿祭進行式

b叔,孔明絆10達成!
b叔可以暫時休息了
雖然孔明是沒有休假的wwww

壯五生日卡get!
雖然是合的

我的最愛明明是陸
卻一個不小心抽了生日池
不過這樣三色就都有ssr了

台服

尼祿祭進行式

嫁王駕到!!!

原本只是想抽個活動(五星)禮裝
然後看到三條線銀背
就隨便點了一下
然後!!
我,我好興奮啊!

台服

尼祿祭進行式

p1-p5
第五十三到五十七個滿破
金卡全滿破了
.........
不只英雄之證,連灰塵也消失了
p6-p8
是絆六的三位

台服

尼祿祭進行式

p1-p4
第五十---五十二個滿破

p5
童謠寶二了
拿師匠和狗哥給的呼符抽了一下
原本只是隨便抽抽
所以直接點掉了
完全沒想到會抽到童謠

奇怪我不是歐了太久正在被制裁嗎?
上個池子抽到了切嗣(寶二)和特斯拉
這次又抽到了童謠(寶二)
看來伊莉雅佔據了我想抽的角色區塊的超大部位
伊莉雅池沒抽到居然就抵消了前面的歐氣
居然過了之後又繼續歐


我原本以為先暫緩練技就暫時不會缺素材的
結果英雄之證還是不夠了
小貝卡住了啊啊啊~

idolish7

等到了中文版
開心!!!
首抽抽到了最愛的陸陸
看到二哥的時候還以為沒希望了
結果陸就跟在後面
其實我沒太大要求
只要有ssr陸就很開心了
沒想到第一次抽就中2ssr

其實我fgo變很歐也多虧了陸
之前看到一個玄學是:如果把名字改成七瀨陸就會抽到五星
結果我真的變很歐
陸真是我的福星
我的手機除了fgo又多了一個常駐遊戲

【宮黑】宮地桑和黑子君成為義理兄弟的故事(7)

*自漢化,未授權,請勿轉至他處發布,若有以上情況發生便會刪去此文

*原文是:宮地桑和黑子君成為義理兄弟的故事 系列

         id=3423743

原作者:青

         id=3671848

*一開始是因為看了 @GoldenDick 大大翻譯的文,

因為許久未更新才決定接續翻譯,也因此前文不再重新翻譯。

(我是第6章開始翻的)

-------------------------------------------------------------

我認為他很重要的感覺是真實的。
是希望能夠好好珍惜他的。
但如果將這份感情加上愛或是喜歡什麼的名頭的話,有總會變得非常麻煩的感覺。



「―― 宮地。」

在進行訓練後的自主練的宮地、當背後傳來搭話聲時邊停下了正在運球的手。

「大坪。」
「如果你還要繼續的話、鎖門就拜託你了。」
「啊啊。」

一邊從大坪那邊接過體育館和部室的鑰匙、一邊用襯衫擦掉了下巴上的汗水。
其他的部員都已經離開了、在廣大的體育館內的只有宮地和、已經換好衣服的大坪而已。

「吶、宮地」
「啊?」
「你有什麼、擔心的事情嗎?」

大坪所說的話、迅速的被宮地反應了過來。
從那隻手掉落下來的球、直直落到了體育館的地上。

「…怎麼了啊、突然。」
「如果是我的錯覺的話那就好。隱隱約約的,這樣覺得而已」

一邊將滾到地上的球撿起來、宮地把內心的嘆息一吐而出。
你還是一樣很仔細的觀察部員呢、在心中想著不知道是褒是貶的想法、大坪回過身了。

「大坪、你啊。」
「啊。」
「…不準笑喔!」
「啊。」
「絕對不準笑喔!」
「啊。」
「絕對不準笑不然我就燒了你!」
「我知道了快點說。再說如果你認真煩惱了我也一定會認真聽啊。」
「話說你這種無意義的男子氣概不需要啦。」
「啊?」

對著露出驚訝表情的大坪、稍微吸了一口氣、然後轉身。

「你認為,家庭的愛和戀愛的愛之間的區別是什麼?」
「………蛤?」
「…果然還是算了,忘了吧!」

看到如同文字一般像是嘴巴裡被塞滿豆子的鴿子一樣的大坪、宮地把嘴閉了起來。
為什麼我要跟這個人進行這種相談呢…完全的選項錯誤,木村還比較好,不,不行,找他商量的話一定會得到奇怪的答案,我們部裡還有誰有類似的經驗,高尾?高尾嗎?高尾是嗎?那傢伙才是最不行的吧就像行走的廣播台還搭載著擴音器再說和那傢伙根本不可能進行愛啊戀愛阿之類的相談一厘米都不能一不小心就會把對方是誰年齡學年就讀學校更甚至還有身高體重髮型興趣服裝之類沒必要的情報說出來「欸那不就是誠凛的黒子嗎☆」的被認出來。然後那貨就會用推特LINE之類的各式手段傳播出去然後事情就會朝可以預想到的最討厭麻煩的方向前進吧但就是無法斷言不如說在斷言前為了防止變成這樣前就把他的嘴封住就這麼決定了把他扎死之後再灌進混凝土沉進東京灣然後搭建一個墳場用這種嶄新不如說嶄新過頭的方式來讓高尾安靜的沉眠吧。
「這是那個什麼阿、確定是不是會想要吻他。」
「………蛤?」

把宮地內心危險的想法停止下來的是、比甚麼都還要簡單的事、說出來的大坪的一句話。
因為腦內飛躍的思考而稍微跟不上發展、在注意到這是大坪對於「家庭的愛和戀愛的愛之間的區別」的理解做出的答案之後、宮地、爆笑了。

「噗!!!」
「嗄,等,為什麼要笑!!」
「不、因,因為、你在說接、接吻甚麼的!用那張臉啊!用那張臉說不笑才難啊!!」
「別笑了!!難得我認真的回答你!」
「說,說,說的也對,抱歉…噗哈!」
「宮地~…」
「所以說抱歉!你想說的話我明白了、臉和發言內容完全不適合的事先放一邊。」
「你啊…」
「總之、我會參考的。謝了。」
「…哈。」

儘管對爆笑的宮地露出了不能接受的表情、不要期望太多、把說了多餘的話的事放在一邊、大坪也真是個辛苦的人。真愛照顧人、這樣說會比較好嗎。

「這很簡單,但是......那麼,那又如何?」

―― 想到的是。
顫抖的白色手指。
透露著纖細的脖子。
被眼淚充滿的水色雙眸。
以及簡單的、用自己的手將他收入懷中的、纖細的身體。

―― 這是想不想親吻的問題嗎?

是想要保護的。
是想要好好珍惜的。可是。
我不認為我想吻...。
應該是、這樣的。

帶著不知道是安心還是遺憾的心情,宮地將球投了出去。
球緩緩的畫出一條弧線、沒有發出聲音的投進了籃框。

部活結束的黒子、進了自家附近的便利店。
今天的晚飯擔當是佳乃、於是作為伴手禮決定帶著妹妹喜歡的冰淇淋回家。
如果可以的話有期間限定的味道就好了、可惜已經沒有了。
可惜、不過還是可以想像到、妹妹開心的表情、以及說著「你太慣著她了!」怒吼著的兄長的表情、不自覺的嘴角上揚了。
當即將離開便利店的時候、經過了幾位高中生。

(啊…、和清志君、一樣的制服…)

注意到高中生們穿著的夾克是秀徳的、莫名地停下了腳步。
不久之前的話一定會是“和緑間是一樣的”這樣想著吧、突然為宮地在自己心中佔據的地位感到驚訝。
一名原本在經過旁邊的高中生停住了腿,回頭看著黑子。

「――你是、黒子…?」

正常來說能發現存在感稀薄的黑子的人是很稀少的。

「學、長…」

回過頭看到的臉、和過去的記憶一樣、都是充滿了苦澀、的感覺。

「喂、快點過來啊。」
「等、等一下。這傢伙、黒子」
「诶?黒子ー?」

幾個走在前面的人走了回來,注意到那個停在入口處的人。
那幾張臉、我也有印象。
看到黒子的臉後一瞬間浮現出厭惡的表情的高中生。自己也有露出類似的表情嗎。

「…嘿~、好久不見了嘛。」
「難得的見面、稍微說說話吧。」

帝光中籃球部的學長。
我還記得。明明是1軍卻沒有進入正選、特別是奇蹟的世代入部之後連比賽都沒辦法的人。
對於雖然充滿了缺陷但還是被稱為幻之第六人、和奇蹟們並肩的黒子看不順眼也是當然的。
在場的3人有2人更是、當時對黑子特別不滿的人。注意到黑子的理由也是因為這樣吧。

「我聽說了。你在全中畢業之後、很直接的退部了哈。」

我知道他想說什麼,便跟著他們到了陰暗的便利店後面。

「如果要退部的話就早點退部阿。你以為因為你而無法參加比賽有多少人啊。」
「別因為被稱作幻之第六人、就得意忘形啊!」
「明明如果沒有青峰你什麼都做不到。」
「別以為你能與他們相比啊、像你這樣的只是傳球用的工具而已。」
「結果你似乎誤會了什麼的樣子、居然想貫徹自己的籃球?」
「想得太好了吧,那麼最開始就不要進入帝光籃球部啊。」
「你快一點退出的話就好了。」
「為什麼是在全中之後。」
「一開始就這樣不是很好嗎。」
「置物櫃的東西被丟掉的時候也好。」
「制服被切得亂七八糟的時候也好。」
「球鞋被丟掉的時候也好。」
「被揍到吐出來的時候也好。」
「不管什麼時候都好。」
「為甚麼沒有放棄。」
「為什麼又放棄了。」
「你為什麼退出了。」
「為什麼。」

從頭上傾倒下來的、是純粹的惡語。
那個時候又回來了。
含有毒素的聲音確實的滲入了黑子的心臟。可是。

「…我退出籃球部,或著沒退出、都跟學長們沒有關係」
「啊?」
「什麼?」
「即使我在兩年之間退部了,依學長們不良的行徑,也不可能上場比賽的!」

即使周圍有一群自己一個頭的對手,但黑子沒有感到害怕使用了會激怒他們的話。
這樣會增長他們的氣焰的事是知道的,但卻無法退縮。
為了那些日子裡的自己。
當然,也是為了他們而說。

「啊...,我想起來了」

輕輕地笑著、並用手抓住我的胸口。

「從以前開始、就對你的那雙眼睛很不爽!」

拳頭揮過來了。
要被揍了、這樣想著的同時、反射性的將閉上的眼睛睜開了。
我並不想轉移視線。
我覺得如果轉移,就代表否認一些重要的東西。

「……?」

但做好準備的衝擊、卻遲遲的沒有到來。

「在、幹嘛呢、你們!」
「這是這邊的台詞再不把手從他身邊移開就輾死你喔!」

聽到了熟悉的嗓音、迅速的將臉抬起。
從比包圍自己住的人更高的地方降下來的、聲音。

「诶、宮、宮、宮地學長?!」
「蛤?你們是、我們這的學生…、話說不是2年級的那群嗎?」

在推開即將打中黑子的男人的手臂的同時,宮地的眼睛也撇了過來。

「喂、你們打算對這傢伙做甚麼。根據回答可以饒你們半條命還不快說,啊!」
「不、不是、做甚麼…」
「啊?」
「真、真的很對不起!!」
「蛤,等一下你們這群傢伙!!」

反射性地想要追那群像蜘蛛的孩子一樣四處逃跑的人的宮地、在想起背後的存在的同時停下了抬起的腳。

「…哲也?」

看著抬頭盯著自己的黑子、輕輕地把手放在他的頭上撫摸。

「發生了什麼?」
「啊......不,那......其實,不是什麼大事」
「你看起來很不好。那些傢伙是誰啊。」
「帝光時期的、學長們…但、現在、好像是秀徳籃球部的。」

笑著這樣說的黑子其實不是真的在笑、現在宮地可以直接地分辨出來。
嘛總之明天把他們搞到吐為止就好了吧、使用一切手段…一邊想著危險的東西,一邊拉著黑子的手走出去。

「話說回來,遇到那種情況就快逃跑啊,幹嘛站在那跟他們爭論啊。」
「逃走、嗎。我並沒有想得太多。」
「想一下啊、拜託了。如果你受傷了我心臟一定會停的。」

看著走在前面的宮地的背、黒子突然、開口說道。

「…如果這樣說的話、清志君也是。」
「啊?」
「突然闖進來,如果受傷怎麼辦?」
「我沒關係。」
「甚麼意思啊、這個。」
「保護弟弟是哥哥的特權啊!」
「這樣、…太狡猾了。」

看著鼓起嘴的黑子笑了、宮地握著他的左手用了一點力。
當看著夜空中閃耀的星星時,吐出了一口氣。



…糟糕了、大坪。

真想親吻他啊、我…\(^o^)/

---------------------------------------------------------

媽的,翻到一半差點翻不下去

太火了

話說最後的顏文字是原文就有的

所以不要問我怎麼回事